决战“哈里果”抢工“抢”人抢运

3月24日,布拖县基只乡老古村8、9、10组安置点建设施工现场。 安置点施工情景。 新修的建材运输路上,挖掘机正在
摘要

原标题:决战“哈里果”抢工“抢”人抢运

  3月24日,布拖县基只乡老古村8、9、10组安置点建设施工现场。

决战“哈里果”抢工“抢”人抢运

  安置点施工情景。

决战“哈里果”抢工“抢”人抢运

  新修的建材运输路上,挖掘机正在平整路面。记者 王代强

  蹲点位置

  凉山州布拖县基只乡老古村8、9、10组安置点(彝语地名“哈里果”)

  点位情况

  老古村位于布拖与昭觉、金阳三县交界处,地理位置偏远,是凉山州的“极度贫困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55户734人。

  凉山州脱贫攻坚进入全面收官的紧要关头,住房建设是一块必须啃下的“硬骨头”。

  易地扶贫搬迁,“哈里果”共5个住房安置点在建,其中8、9、10组安置点涉及57户,虽早在去年3月开工,但受自然环境、疫情等因素影响,至今年3月中旬施工进度仍不足20%,距最后交房期限仅剩两个多月。时间紧迫,当地如何克服重重困难,把耽误的工期抢回来,如期让群众搬进新家?

  3月24日至29日,记者蹲点“哈里果”,直击该村安置点工地昼夜奋战、与时间赛跑的点滴。

  抢工

  “点长”蹲守现场,按一图一表检查进度,工地晚上加班成常态

  “过来嘛,我就在安置点上。”3月24日上午,得知记者来到基只乡,乡党委书记阿什晓红叫我们直接去工地。

  老古村面积10.2平方公里,从山脚到山顶,海拔从100多米升至3400米,一般人要走3个多小时。我们从老古村村委会旁一条“草路”向上攀爬70多米后,豁然开朗:在近乎笔直的山坡上,“掏”出一片工地,这就是8、9、10组安置点。

  工地上,搅拌机“哐当哐当”声、钢筋碰撞敲打声、货车装卸声、电焊切割声此起彼伏,木工、砖工、水电工、钢筋工各司其职,紧张施工。一部分房屋正在封顶,一部分房屋在砌砖墙,还有一片地基刚平整出来。

  为赶进度,基只乡启动住房建设“点长”机制。联乡干部、副县长吕勇任“总点长”,负责督导进度、解决问题。

  乡上副职以上干部为“点长”,分包全乡12个在建安置点。“哈里果”的“点长”是乡党委副书记陈星。他每天至少跑点两次,有时待一整天,解决疑难问题。乡党委副书记王锐刚到乡上工作不久,也迅速参与进来,为陈星分担任务。

  王锐手上拿着一图一表:工程进度计划图,从3月19日至5月31日,从一层砖体、二层砖体、封顶、屋面瓦,到水电、厨房、厕所等项目,明确具体完工日期;住房建设情况每日推进表,统计当日施工人数,以及基础、主体、装修装饰等部分的进展。

  “天天对照图和表,一项一项核查。”王锐说,“哈里果”安置点57户住房任务按贫困户优先原则进行建设,确保贫困群众第一时间住进新房。

  施工方中电建建筑公司布拖分公司快马加鞭,晚上加班施工成为常态。记者蹲点5天,工地变化明显:多栋房屋外墙日渐“长高”,地基区域已在浇筑地圈梁……

  “合同摆在那里,我们一定按时交房!”中电建建筑公司基只片区负责人张亚洲说,现在大家上下一条心,千方百计克服困难,正努力把耽误的工期抢回来。

  “抢”人

  一天打200多个招工电话,想尽办法补用人缺口

  “300元一天干不干?”3月25日,巴中籍劳务分包商李林明打了200多个招工电话。他几乎隔一两天就能为“哈里果”工地输送一批工人,但还是很头疼,“小工一天200元,钢筋工300元,工资已开到极限,再高就亏本了。”

  务工人员短缺是驻点工长徐春兵最担心的事。他算了一笔账:按正常施工配比,一套房需 2名工人,57套房就要114人。而工地人最少时仅10多人。去冬天气寒冷,混凝土浇筑等作业无法进行,加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工人有一些流失。

  今年3月中旬,吕勇和乡干部现场办公,换掉旧的劳务分包商,工地才步入正轨。3月25日当天,工地上已有95名工人。但每天上工人数很不稳定。“山高路陡,这里环境太艰苦了。”李林明坦言,他从西昌、巴中招的人,到现场下车一看,吃饭、住宿不便,晚上又冷,转身就要回去,“前几天拉了100多人,后来只剩20多个。”

  48岁的小工王桂英来自通江,每天收入200元。25日中午,她正一根一根地搬运木料,“累倒是其次,主要是睡觉恼火。”她指着一栋还没封顶的房屋地面说,“我就睡那。”和她一起来的,还有文先贵等几个老乡,都表示“生活条件太差”。“不是不愿意花钱给工人们租房,是附近太偏僻,无房可租。”陈星也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