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发布家具制造挥发化合物污染整治通知

2011年1月24日,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正式向深圳各家具制造企业发出《关于开展家具制造企业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污染
摘要
【导读】: 2011年1月24日,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正式向深圳各家具制造企业发出《关于开展家具制造企业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污染整治的通知》(下称《通知》),这是深圳市实现家具产业升级的一份强针对性文件,相比2010年7月14日国家安监总局下发的《关于开展木质家具制造企业高毒物质危害治理的通知》,这份通知更为聚焦、更为详尽,显示出深圳市政府与人居委(原环保局)治理家具产业污染的决心和信心。

 2011年1月24日,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正式向深圳各家具制造企业发出《关于开展家具制造企业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污染整治的通知》(下称《通知》),这是深圳市实现家具产业升级的一份强针对性文件,相比2010年7月14日国家安监总局下发的《关于开展木质家具制造企业高毒物质危害治理的通知》,这份通知更为聚焦、更为详尽,显示出深圳市政府与人居委(原环保局)治理家具产业污染的决心和信心。

  笔者于2010年9月的深圳家具报上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内容是解读国家安监总局下发的《关于开展木质家具制造企业高毒物质危害治理的通知》,其中便提炼出一个很强烈的信号,就是之后的政策性文件会更加清晰、更加严厉和更加完整,高毒化学物质危害、污染等现存问题将被以较快的速度彻底地解决,果不其然,深圳市作为经济特区最先将治理措施生成了强制性的文件!

  在此,笔者想从行业的角度对该通知予以浅显解读,具体如下:

  2011年对于我们家具行业来说,注定是变革的一年。近四年来,中国家具行业一直处于洗牌过程中,很多家具企业依靠着自身的规模优势、渠道优势在这场洗牌中生存并越发的强大起来。这样的一次成功突围,源于企业在战略层面的高瞻远瞩,战术层面的步步为营。

  但是家具行业经过数年的整合后,仍然被牢牢定义为高污染、高能耗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这显然是与国家的“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发展宗旨相违背。中国在2009年哥本哈根会议上宣布了清晰的量化型减排目标:在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减排40%—45%,并将这一目标纳入中长期发展规划中。而中国既要保证经济的成长性,又要实现减排目标,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经济结构调整,因此在2010年的“十二五”规划中明确指出要把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主攻方向。家具行业在战战兢兢中度过了“十一五”,殊不知,在“十一五”的前四年,中国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淘汰了炼铁、炼钢、焦炭、水泥和造纸等落后产能数亿万吨,为的就是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这些关于国计民生的GDP大头,都因为高能耗、高污染而被砍,更何况是家具产业!

  家具行业存在着一个中国制造业的通病—滞后。家具行业微笑曲线的三个节点:设计、生产、终端,无一不充斥着“滞后”。设计滞后当然是被人诟病的最多,因为它是显露得最直接;终端滞后也因为中国消费者消费成熟度的日益增长而慢慢地显现出来;生产滞后则因为种种原因被深深的隐藏了起来,但是随着材料成本、人力成本的不断上升、国外先进家具制造工艺的不断渗透已经引起越来越多的注意!

  2010年7月14日,国家安监总局下发《关于开展木质家具制造企业高毒物质危害治理的通知》。

  2010年10月22日,广东省环境保护厅、广东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共同发布《家具制造行业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排放标准》。

  2011年1月24日,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下发《关于开展家具制造企业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污染整治的通知》。

  从这三份文件的发布时间与内容中我们可以看出,广东省仅仅花费3个月的时间,就落实了国家安监总局对于家具制造企业的污染治理指导意见,深圳又仅仅花费3个月的时间,就明确了家具制造企业污染治理的具体方法!这样的迅猛来势,可谓是深圳速度的又一体现。

  深圳为了实现经济结构的转型,GDP增速可以放缓、GDP总量可以降低、GDP排名可以不要,一切都是为了成功的提升经济增长质量。

  此份文件的出台,相信各位行业同仁们,应该更真切的体会到这种壮士断腕的决绝与豪情了吧!

  下面我们来仔细解读一下《通知》的主要精神:

  一,在《通知》的开篇首段中,便一针见血的指出“家具生产的涂装工序是我市工业VOC的重要排放源”。笔者为这么一句话鼓掌叫好!这句话对于行业内的人来说,其实算是一个常识,但这一常识本不该上升到官方文件这样的高度,而是早就应该在行业内逐步逐步的通过技术进步来解决!不管如何,能够明确地提出这样的命题,笔者欢欣鼓舞,相信每一个对家具行业抱有使命感的人都会为之振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