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泛家装变革的机遇与挑战

在泛家装行业变革中,每个泛家装企业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
摘要

文/搜狐焦点家居特约专栏作者 唐人

2019年年底前,我提出了“改造我们的家装”的行动纲领,旨在系统思考并引导整个泛家装行业的变革与创新。

2020年7月,我在广州中国建博会其间组织了主题为“改造我们的家装”论坛,继续系统探索泛家装行业变革的方向和内容。

2020年7月,我的《改造我们的家装》一书也面世了。

改造我们的家装,不只是传统家装公司的改造,而是整个泛家装行业运营结构的重组,是泛家装企业新物种的进化。《改造我们的家装》一书的副标题,就是“泛家装变革与企业物种进化”。

在这场变革中,每个泛家装企业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

一、这个变革的核心,首先应该是对我们所处行业基本认识的改变:我们所处的究竟是什么行业?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认为我们的行业是家居行业,并且行业运营也基本上是围绕家居产品的单品类经营模式展开的。所以传统上我们行业就是家居行业,这样的认识延续至今。

大家居的概念,不是对行业的一种认识,而只是对企业经营模式的描述,特别是对有别于传统单品类经营模式的家居产品多品类经营模式的描述。大家居的核心依旧是家居。

泛家居概念的出现,代表了对行业认识的一个进步。泛家居中的“泛”,基本上是指传统家装行业。在传统的“家居”认识中,传统“家装”是属于另一个行业。虽然相关性很大,但仍然是另一个行业。

家居企业与家装公司,那是两者截然不同的称呼。企业的功能也完全不同。

但是“泛家居”则是试图将传统家装纳入到家居行业的范畴中。只不过,家居依然是行业运营的中心。

直到最近几年,开始有人以“家居家装”来描述行业的属性。这是对行业认识的一大进步。“家居家装”是充分认识到了家装的重要性,并且将原来不起眼的传统家装,放到了与家居平起平坐的地位。

只不过,此时家装依然排在家居之后,依然只是辅助功能。

“家装家居”是另一种把家居与家装相提并论的行业认识,与“家居家装”所不同的是,这种行业认识把“家装”放到了“家居”之前,表现出“家装是第一重要的事”的新的行业思想认识。

但是不管是“家居家装”或是“家装家居”,这两种行业认识所需要回答的问题是:1)家居和家装究竟是两个行业还是一个行业?2)家居与家装之间的逻辑关系是什么?

这两个问题回答不清,对行业的认识依旧是模糊不清的。

最后是“泛家装”的行业认识。这是我在2014年6月提出来的行业概念。

“泛家装”实际上就是家装。只不过为了区别传统的家装概念,我加了个“泛”字。“泛家装”行业认识的关键,在于从家装消费者“装修一个家”的基本需求出发,来认识和思考行业的本质和方向。

在“泛家装”行业认识中,是不存在“家居”这个概念的,一切都是围绕家装消费需求展开的。家装消费者不存在家装消费以外的另一个“家居”的消费。

“泛家装”行业认识中,家装不只是家居产品的流量入口,也不只是企业运营第一重要的事,而是企业运营唯一重要的事。

甚至是企业运营唯一的事。

二、对行业的认识,直接影响到行业企业的分类以及各类企业的功能定位。

从对家装消费者“装修一个家”基本需求的认识,到对“泛家装”行业属性的确定,不只是思想认识上的改变,而更重要的是需要行业运营结构上的改变。

我们需要有行业运营结构的概念和认识。

既然是家装行业,我们整个行业就应该是围绕消费者“装修一个家”的基本需求来展开。用我的话来说,就是围绕“装修一个家”的基本需求来有效组织家装基本要素。

“家装要素有效组织”是我在2015年提出来的,是对泛家装行业运营结构的高度理论概括。

家装基本要素包括设计要素、材料要素和施工要素。传统中所谓的“家居”,实际上就是家装基本要素中的材料要素。

而家装要素组织的有效性,则表现为“更好的用户体验和更高的运营效率”两个方面。

我们不禁要问:传统家装要素组织形式是怎样的?其用户体验和运营效率又是怎样的?

上图展示了传统行业运营,是通过两台机器来实现的。这两台机器分别是家居机器和家装机器。即传统家装要素组织主要是通过家居机器展开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传统认为我们行业是家居行业的最根本的原因。而家居机器的主要运营模式是家装材料(家居产品)单品类经营模式